永州发布
新闻网微博
新闻网微信
新闻网手机版
首页 > 文化永州 > 写永州 > 散文丨春天的雨 母亲的酒
散文丨春天的雨 母亲的酒
0
[来源:永州新闻网]   [作者:邓玉群]   [编辑:彭珍琳]   时间:2018-10-12 11:27:57

  春天的雨 母亲的酒

  ◇邓玉群

  母亲斟了一杯满满的糯米酒,我端起一口饮尽,满口甜蜜。想再要喝一杯,母亲告诉我说:“不能过度,会喝醉”,想去拿壶再倒一杯,却将壶打翻了,酒溢满了桌面,我惊慌失措,母亲却一言不发,像风一样的就不见了,我着急得四处找,猛然惊醒,原来是一场梦。

  醒来以后再也睡不着了,窗外的雨,放肆的下,今年春天的雨下得特别的缠绵,一天连一天,鲜有停歇的时候。听着雨声,耳边突然响起了母亲的话:“春天的雨落得多最好,池塘里、水库里存满了水,种田就不怕干旱了,好水酿好酒,有粮好养猪,好有钱送你们读书。”我的眼角不知何时也有了雨水。

  母亲一生没有喝过酒,酿的酒却是全村里最好的,村子里谁家来了贵客都想从我家里借些去充场面,一般是一次借一酒壶,也就一、二斤。那时农村贫穷,没有多少粮食酿酒,过年的时候酿一两缸,因父亲不喝酒,除了待客用一些,总有些剩余。亲戚中,舅舅最爱喝酒,讲母亲的酒酿得好,每年的春节来拜年最爱到我家里来,每次来的时候,都要带着一个胶壶,装上二十斤酒,带到街上去喝,即使哪年没有带壶,父亲也会等到舅父或舅母的生日送到他家里去。

  母亲酿得最好的是糯米酒。酒醇厚,倒在杯子里都能堆起来;颜色鲜艳,金黄透亮;入口香甜,如蜜糖般,酒力绵长,后劲足。我不爱喝酒,也很少喝母亲煮的酒。记得糯米酒的味道,是在我十八岁时,参加工作第一年的春节。正月里,表姐、表弟来了五、六个,年轻人凑在一起免不了好胜,我虽然是女孩,奈何母亲煮的糯米酒,香甜好入口,一杯一杯的接着喝,酒舀了一壶又一壶。我自然喝不过他们,什么时候喝醉了,什么时候吐了,什么时候睡了,我都不知道。我睡到第二天上午11点多才醒来,起来看见家里的门框还在晃,看见水都不敢喝,觉得像酒,感觉真是很酸爽。从不批评我的母亲却讲了我:“你是女孩子,在外面切不可喝这样多的酒,再好吃的东西,都不能过量,做事要注意分寸。”

  母亲的酒酿得好,自然有人会来讨方子,我也很想知道,母亲告诉我,酿酒就如做人一样,都要认真仔细,不可马虎。要选好米,米要不发霉,小石头、泥土都要选出去,特别是煮饭的水要干净;其次要蒸好米饭,蒸煮时不能漏气;还要选好饼药,选好酿酒的器皿,每一样都要好。煮饭、煮酒的时间、火候、水量样样都要注意。你在外面工作,要注意自己的言行,做事要认真,要做到最好,只要认真没有做不好的事。在我后来工作中,遇到难做的事,我总想起母亲说的话,“做事要认真,要做到最好”。

  酿酒是件体力活,需要挑水、淘米、洗坛子、搬甑子和换水,对一个平常的农村妇女可能不算什么,可对于母亲来说,却是一件苦差事,做每件事都很吃力。母亲年轻的时候患了支气管炎和支气管扩张,二十岁开始就咯血,开始每年在中元节那天只是吐一点点血,等生下我们兄妹,身体劳累,一年比一年身体差,晨起时都要咳嗽。可母亲性格坚韧,从没有将咯血的事告诉过我,印象中,我从没有见过母亲流泪。我读初中离家到学校寄宿,耳边常响起母亲咳嗽的声音,考中专时,我潜意识中想母亲少受一些病痛的折磨,就报考了护理专业。可惜阴差阳错,毕业却分配到离家很远的乡镇从事行政工作,离家太远,母亲咳嗽的声音我很少听到,自欺欺人的以为母亲的身体不会有大问题。直到2003年中秋节,我回家看见母亲吐的痰中有血,脸色蜡黄,母亲忙用脚拦住,并说年年都这样,今年吐得久些,怕是不行了。我仔细问了母亲的病,才晓得母亲每年都吐血,从最初一小口到那时一小碗。我无限震惊,也懊悔自己平常为什么不多回来几次。我强行要母亲到医院住院治疗,检查的医生说,因长期咳嗽、咯血,肺组织大部分受损,如果早点治疗就不会这么严重,母亲却宽慰的说“原来还可以治,我以为治不好,怪我自己”,并郑重其事的跟我讲“有病早治疗,有错早改正”。在我从事纪检监察工作后,总想起这句话。

  我再也找不着母亲了,她已经在山头睡了四个多年头了,坟墓上早已长满了很多不知名的小花和小草,如母亲一样平凡。可酒的味道和母亲说过话都深深烙在脑海里,一如母亲深厚的爱。


相关新闻关键词:散文,春天的雨,母亲的酒

最新更新

永网论坛

视频新闻

永网专题